快捷搜索:  as  xxx  乡村之王  九星霸体决  小辣妻  机破星河  寝取  xxx and 1=2

赠我予白的番外宝宝,古代禁忌文兄妹肉h文, 混界众神传新生的命名。


香烟袅绕在香炉上不散,我没有焦距地望着发呆。

眨两下眼,回过神来,至今仍是有点不大相信眼前所见。

微微转动脖子,感觉僵硬的很,缓缓地看左,看右,想必我现在的神情相当困惑吧。

探望四周,有香炉、柱子、神像,很明显的,这里是一间庙。

现在想哭,也不知道该哭些什么才好。

怎么会一晃眼,或者说是睁开眼,就坐在一间庙里了呢?而且全身上下被脱得一丝不挂,还湿湿的!闻一闻,估计只是水而已,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迷失于当下如此梦魅的问号,只好回想几分、几秒之前,我原本在哪?

不就是在自己家里被人揍了吗?那巴掌打中前我就知道我肯定是要晕了,但难道那个臭光头还不肯放过我,乘我不醒人事抓我到庙里来告解?还是他想把我卖给一群和尚?

哎呀,我傻啦,庙是用来拜拜的不是用来......啊!先不论教堂才是告解忏悔的场所,现在应该要先找出自己被带来这样一间怪庙的原因,至于为什么说这里是怪庙呢,因为......这,里,一,个,人,也,没,有!

忽然,我注意到身前的贡桌上,摆着的并不是水果、糖或是金纸,而是一条毛巾、一件白袍与一双素白的鞋。也不管它三七二十一,我快速地拿起毛巾擦乾身体,并穿上白袍,顿时感觉自己穿得就像是个古人。

长长地嗯了一声,迅速排除了许多被带来这里的可能,想了好久,却没得到半个比较合理的答案。

忽然,一条视线被我比平时更敏锐的余光捕捉到,瞄一眼,坐在对面板凳上,一个大眼男孩不知何时出现的。

男孩什么也没说,就只是打量着我,但他喜孜孜的小嘴不知道在窃笑个什么劲!

有古怪,我立即不与男孩对视,但对方似乎仍不断地打量自己,还刻意抬起下巴不礼貌地瞧看,虽然犹豫了一会儿,但我还是决定去问个所以然。

“喂!你有事吗?被我煞到?”我走到男孩面前。

男孩非常缓慢的抬头,轻蔑地看着我。

他顶着一副小大人的口气,嘟着嘴说:“真没家教,怎么可以随便称呼人家喂呢?而且,问问题前先自我介绍是基本常识吧?”

──小屁孩

先在心里打下对他的第一印象,接着挤出一抹非常勉强的笑容。

“不好意思!哥哥我忘记作自我介绍了吼!给我记清楚了,我叫......我.....那个我......我叫......我叫......额......疑!?”我连抽了好几口大气。

明明应该很自然说出口的话,怎么会莫名其妙打住!怎么会......怎么会......想不起来!想不起我叫什么名字!

“噗......”男孩噗哧一声,一副看笑话的臭嘴脸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